青涯
博士三年级 个人认证通过
太原学院中文系系刊总编
61
无权限
190
今日点击量
107511
总点击量
0
点评
0
评论
0
作者排行:8
我有一杯酒,足以慰风尘
发布于2020年02月12日 今日点击量:2 总点击量:1408    加入收藏
此文为青涯“美食”征文一等奖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我有故事,你有酒么! 文章禁止转载,版权归系刊青涯所属!详情请联系青涯官方QQ:2194996051

“ 蒲城桑落酒,灞岸菊花香”,故乡的味道是一杯清香纯正,入口棉甜的桑落。

桑落桑落,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桑落,是个很有诗意的名字。《水经注》上说:“河东郡(山西省永济县蒲州)民刘白堕,采挹河流,酿成芳酎,熟于桑落之辰,故名。”到现在为止,桑落酒已经有1500多年的历史了,它历经十一个朝代,被人们享用赞誉了1200多年,绝对是名满九州。

《齐民要术》则记载了桑落酒的酿制方法,“取糯米一石,冷水净淘,媲出著携中,作鱼眼沸汤浸之。经一宿,米欲绝醉,炊作一馏饭,摊令绝冷,取鱼眼汤浸米二斗,煎取六升,著携中……经一宿,汛米消散,酒味备矣,若天冷,修三五日弥善。”这种选材,用水,酿造及时间都严格要求的名酒,从魏晋以来历久不衰,唐代郎士远在《寄李袁州桑落酒》中赞曰“色比琼浆犹嫩,香同甘露扔春,十千提携一斗,远送潇湘故人。”桑落酒也是大诗人李白最喜欢的酒之一,李白还曾喝桑落酒喝到几乎破产,可以说我们故乡的这种酒确实名不虚传。

当一滴尊贵溶解呢喃,品味在昇华中渲染,如时光被岁月饱含。

我与桑落的初识是在水峪口古村的一次民风酒会上,古乡小镇,酒味飘香,一棵金黄硕大的 桑树映入眼帘,树皮粗犷,纹路深凿,太阳对准仅容三四人出入的小巷中射出一道曲折的光线,割开斑驳的屋影。随声入耳的是人们把酒言欢的喧闹,我走入小巷的深处,隐约听见有人在讲桑落的渊源,扭头看见一家酿酒的酒坊,工人在那里正将粮食放入缸中蒸馏。就是从工人的口中,我了解了这样一段酒的文化:桑落酒桑芯落的时候放曲,桑叶落的时候做酒;分为六道工序:高温润糁,装糁入甑,蒸馏,发酵,品评,勾兑;“见汽撒料,装匀入平”“加入冷水使原料颗粒分散”……一杯烈酒,清香大曲,入口棉滑,品一口,魂牵梦萦,即醉不醒。我有幸曾尝此一口,梦归千年,想我历代名酒,在诗家笔下恣意挥毫,纵情欲歌,白居易“桑落气薰珠翠暖,拓枝声引莞弦高”的高歌长叹;杨炫“饮之香美,醉而经月不醒”的陶醉溢美;杜甫“坐开桑落酒,来把菊花枝”的盛情邀歌。这杯酒,颇具历史文化之底蕴。

而当我再次尝此酒却在很久之前的村里的宴席上,已忘却过了多少年,那时的酒可蕴含的不仅仅是酒,更是对婚嫁人家的美好祝福以及对已逝之人的送别。这杯酒比不上王维“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”的深情离别,比不上李白“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”的豪情恣意,更比不上欧阳修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也”的闲情逸致,它所拥有的是乡村最朴实的民风和最惬意的把酒言欢,就好比“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”的那种。村里的男女老少相聚,或是畅谈心中的农家事儿,或是庆祝久别重逢的欣喜,或是重大节日的祭祀,亦或是新人来此的热情好客,桑落酒都必不可少。

常在外地求学的我很长时间都不曾回家,学业上的繁忙,生活中的压力,每每使我忘却了家乡的感觉,习惯了一个人的拼搏奋斗:一日一夜,一支笔,一杯水,一本书,一盏灯,似乎就这样简简单单,平平淡淡。偶然一次在同学手机里放映的《延禧宫略》中听到了桑落酒的名字,不禁然的愣住,我的思绪被暗暗牵动。我明白:我已经好久未曾回家,是思家了。怀念桑落,怀念家乡一点一滴的触动。

故乡的桑落酒,是我累了将心靠岸,永远相依伴的港湾。

我有烈酒一壶,莫愁莫愁。我有美酒一杯,且醉且醉。来来来,举杯。赴我河东圣地,相约黄昏前后,菊花一把,桑落一杯,享受浓浓的芬芳,闭上眼睛,咀嚼回味,浮想联翩,意犹未尽。

我想:我有一杯酒,足以慰风尘。那杯酒,是故乡的味道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点击网新闻自媒体,不代表点击网的观点和立场。如有侵权,请点击网站底部联系我们删除!
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私信仅作者可见 提交
?' AND 8556=DBMS_PIPE.RECEIVE_MESSAGE(CHR(101)||CHR(101)||CHR(82)||CHR(110),5) limit 10#
分享按钮